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陶红 > 轻飘的风啊微拂的柳, 武大郎忍无可忍 正文

轻飘的风啊微拂的柳, 武大郎忍无可忍

来源:香肠儿网 编辑:维修 时间:2019-10-06 15:23

  武大郎忍无可忍,轻飘的风猛地擂响了墙壁:轻飘的风“奸夫淫妇,你们干的好事……”说着武大郎拉开门,冲过去敲打另一间包厢。王婆风风火火小跑过来:“什么事?什么事?哦,原来是武大郎呀,来找媳妇的吧,怎么把你急成了这样?”武大郎闷哼一声,没搭理她。王婆尖着嗓门说:“大郎兄弟,你这样做犯得着吗?媳妇是个大活人,还能跑了不成?你这样闹,让别人看见了还不当笑话去传说?”武大郎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,嘴上反复就一句话:“我都看见了,我都看见了。”

西门庆拍手赞道:微拂的柳,“好主意,文章若发了,你那稿费我给双份的。”西门庆派玉箫来做她的思想政治工作,轻飘的风那玉箫也是个能说会道的,轻飘的风抚着她的肩膀道:“惠莲姐姐,你放宽心,西经理说了,这事只是教育一下他,眼下群众意见大,反映比较强烈,等这阵风声过去了,来旺儿就没事了。”惠莲揉着哭得红肿的眼睛,说道:“好玉箫,西经理真是那般说的?”玉箫道:“我还会骗你?西经理亲口对我交待的,让我给你捎信,还说过几天他来看望你,唉,这事也怪来旺儿喝多了酒胡乱狂言,什么大不了是个死,什么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惹恼了西经理,才生出这许多事端。”

  轻飘的风啊微拂的柳,

西门庆陪着笑脸说:微拂的柳,“我就知道你还在为这事生气,微拂的柳,她打了你,改日我去打她一顿,帮你消消气,可以了吧?”李桂姐啐了西门庆一口:“红口白牙齿,别在这儿哄弄人了,你敢打她?”西门庆捧起李瓶儿的脸,轻飘的风深深亲了一下说:“可人儿,你真是太好了,这辈子我算是割舍不下你了。”西门庆痞着脸说:微拂的柳,“明知道这是我心里的一块痛,微拂的柳,却偏偏拿刀子去划。”吴月娘乜斜他一眼,说道:“什么呀,你这个人我也不是不知道,别在我面前装人样了。”西门庆嘻皮笑脸地说:

  轻飘的风啊微拂的柳,

西门庆抢先一步拦住她的去路,轻飘的风说道:轻飘的风“不是那个意思,春梅误会了。”春梅问: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西门庆嘻笑着说:“我的意思是巴不得天天有这等好事,有人托春梅妹妹来给我传话。”春梅啐他一口,说道:“要那样,庆哥只怕天天烦死了。”又道:“依了我说句公允话,庆哥是该过去看看姐姐,就凭我天天听到的,她在我耳根边念叨也不下百次,就是个铁石心肠,也得动心。——何况庆哥本是个讲感情的人。”西门庆亲吻着李瓶儿说:微拂的柳,“想不到瓶儿还是位女哲学家呢。”李瓶儿说:微拂的柳,“庆哥,别拿我一个弱女子开心了,你要是有心,这辈子好好待我,我就十分满足了。”

  轻飘的风啊微拂的柳,

西门庆扔掉鸡毛掸子,轻飘的风喝令道:轻飘的风“给我跪下。”潘金莲不敢不跪,战战兢兢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,西门庆一个耳刮子上去,潘金莲摔了一跤,赶紧爬起来,继续跪在他面前。只听西门庆教训她道:“给我听好了,今后若是再滥舌头,胡乱到公安那儿举报,给我惹是生非,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子。”

西门庆上前陪着笑脸说:微拂的柳,“王主任,不怪潘小姐,门是我反锁上的,怕外边的人进来干扰。”天气不错,轻飘的风景色不错,轻飘的风心情也不错,蓝天上飘荡着朵朵白云,白云下跑着几个球童,女宾们围坐在一起,嘻嘻哈哈,银铃铛般的笑声像抒情诗一样在山冈上飘荡。西门庆哄吴月娘说,那些女孩儿全都是兄弟们带来的客人,吴月娘真的相信了,以女主人的身份热情地向每个人打招呼,说说笑笑,闹作一团。反倒是潘金莲醋意十足,噘着嘴唇,好象有人欠债不还似的。

天色擦黑时分,微拂的柳,潘金莲起身要回家,微拂的柳,却被西门庆一把拦住:“再玩会儿,吃过了晚饭走也不迟。”王婆也在一旁劝道:“就是罗,难得出来一趟,要玩耍就玩耍个尽性,西门大官人今天要请客吃饭呢。”潘金莲赢了钱,不好意思推辞,再说她也有心要同西门庆多待一会,只是担心回家晚了,丈夫武大郎会找寻过来,她望着窗外说道:“我还是要回家打声招呼……”天色才刚刚黑下来,轻飘的风睡觉太早了点,轻飘的风再说西门庆全无睡意,他打开电视机,一个个频道往下搜索,除了少儿节目还是少儿节目,清一色日本卡通片,再搜索终于有了成年人的影儿,是今日证券节目,几个人模狗样的嘉宾在谈股市,一个女主持人的手指指点点,让人看着不怎么舒服。不过,女主持人胸还是怪大的。西门庆没炒股,因此他只对女主持人的胸感兴趣,可惜今日证券很快就完了,胸大的女主持人也随之消失,又接着往下换频道,这时电话铃响了,他走过去接电话,是一个妇人的声音,找吴月娘的,西门庆答了声:“她不在。”啪地一声将电话挂了。

听陈经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作家和小说名,微拂的柳,潘金莲不由得打从心眼里佩服起来,微拂的柳,她偷偷瞄一眼陈经济,眼中饱含着丝丝妩媚、绵绵情意,说道:“真看不出,经济还是个文学青年哩!”听到“吴银儿”三个字,轻飘的风西门庆一愣,轻飘的风忍不住插嘴道:“这个吴银儿,不是花子虚最喜欢的那个婊子吗?”吴典恩干笑两声,说道:“正是她,花二哥待她不薄,平时拿好言好语哄她,拿大把银子供她,可是戏子无义婊子无情,花二哥白心疼她了。”西门庆同吴银儿也有一腿,这会儿心里也像打翻了泡菜缸,酸不拉叽的,于是模仿戏台上的人物念白道:“女人啊,你的名字叫欺骗。”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
0.0708s , 7736.96875 kb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轻飘的风啊微拂的柳, 武大郎忍无可忍,香肠儿网?? sitemap

Top